权力的游戏 第三季
9.5
付费

百科词条
10集全 电视剧
权力的游戏 第三季

年 代:
2013
地 区:
美国
导 演:
Lynn Stevenson
简 介:
龙之母丹妮莉丝(艾米莉亚·克拉克 Emilia Clarke 饰)势力日渐壮大,靠着聪明才智获得了属于自己的军队;史塔克家族的长子罗柏·史塔克(理查德·麦登 Richard Madden 饰)不听母亲劝告,毁坏政治联姻娶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迎来了惨痛... 更多

本片搜索结果 更多结果

剧照

分集剧情

    精彩评论

    《权力的游戏》S3:血色婚礼举世惊 冰火暗战渐转明 2019-03-17

    (前文地址:《权力的游戏》S1:狼狮相争战端起,真龙现身续传奇《权力的游戏》S2:五王之战山河血 异鬼真容塞北现 )“五王之战”的天平不断摇摆,正面战场与朝堂宫廷的明争暗斗愈发激烈,每个人都在经受新的洗礼……而“寒神”与“火神”旷日持久的争战也逐渐浮出了水面。【注:本文依然按“地点线”、“时间线”和“人物... 详情

    权力的游戏 2018-04-03

    以“创造奇迹”的高姿态打破了魔幻剧难以取得成功的美剧“魔咒”,一举颠覆所有好莱坞魔幻电影的创意水平,成为魔幻影视界不可逾越的高峰。 《权力的游戏》给予演员、导演、编剧创意的无限可能,以其无限且有序的创作空间囊括了成千上万形象饱满的人物角色、怪诞独特充满想象的风土人情,其空间之完整、细节之丰富、叙事之... 详情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2017-06-08

    看到第一季的时候,Ned Stark死了,第三季9集,Robb死了,妻子死了,夫人死了[泪][泪]美剧大概就是这样,相继离去,太心痛[委屈] 。看到第十集的时候真的哭坏了,当所有人都想着如何占领更多的土地拥有更多的金子尽情去享用贵族的人生,龙母还有小史塔克一个本可以拿着金子就离开的人硬是拯救了二十万个奴隶,小史塔克面对... 详情

    致我最爱的罗柏史塔克——一生充斥着悲剧色彩的北境之王 2017-04-04

    不知为何 在看完六季之后 最欣赏的还是早在第三季就已经惨烈身死的罗柏 于是想再为他写一篇悼文 想回顾 找不到罗柏的个人剪辑 其实 若非必要 实在是不忍再看一次 还记得红色婚礼那集 我是大半夜窝在被窝里看完的 虽然早就有朋友提示我他死的“很突然” 短评里也充斥着各种“太惨了”的呼嚎 我自以为已经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可... 详情

    包哥哥看神剧《权力的游戏》,其三 2017-03-27

    诸位看官发现没有,我国历史类电视剧要么男人戏,要么女人戏,不像《权力的游戏》,基本上是男女均衡,真是看头足足的。本期剧评我们来看看几个牛逼的老娘们。 首先来看看瑟希,狮子家的大女儿,维斯特洛大陆的皇后,貌美如花,风韵犹存。这姐什么脾气?工于心计,欲壑难填,残酷冷漠,等等等等。真的是除了自己的小孩... 详情

    “红色婚礼”的必然性 2014-06-26

    看了《冰与火之歌》的原著,才觉得罗伯·史塔克这个人物真是太尼玛该死了。虽然“血色婚礼”(权利的游戏第3季9集)被誉为电视史上最让人心痛的一集电视剧,但悲剧的结果完完全全是由罗伯·史塔克在政治上的弱智表现导致的。(原著部分在卷三“冰雨的风暴”上部)他背弃了自己当初要赢取佛雷家族的女儿的誓言,而娶了一位“血统... 详情

    龙妈是人民的大救星 2013-12-11

    原著被称为“严肃奇幻文学”,何谓严肃?就是说在这部小说里,没有谁走 掉下悬崖——捡到秘籍——横扫武林 这条路子,每个人都在残酷的现实里挣扎、纠结、抉择。即使正直如奈德,也必须在家人和荣誉之间做出抉择,他最后放弃了荣誉,自称叛国者。小恶魔本性不坏,没有残虐他人的嗜好,但是为了自保,有时候牺牲几个无辜对他... 详情

    小龙女,从冰与火之歌脱到蒂凡尼早餐 2013-09-19

    HBO大戏《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第三季完结,在结尾恢弘的拉升CG镜头中,那位“不焚者、龙之母、风暴降生的丹尼莉丝”被她新近解放城池的数万奴隶高高簇拥而起,预示着白手起家的她已积蓄起足够的军队,必将在随后的剧集里反扑曾属于她家族的维斯特洛大陆。剧中所有防不胜防的阴谋和算计,紧紧牵动着观众的心理期待,即便... 详情

    冰与火之歌人物——培提尔·贝里席(小指头) 2013-09-12

    无疑,小指头大人在大多数人眼中是可恶的,可恨的,那么,我接下来要提供的就是佐证。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在我看来这是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人,一个你无法知道他最终目的人,从某些方面来说,小指头大人与《黑暗骑士》中的小丑颇有几分神似,因为他们似乎都没有明确希望得到的东西,他们就是单纯的想看混乱的世界。这种... 详情

    一个真实的世界 2013-07-07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经常在那里琢磨,冰与火之歌的剧情究竟有几条线,有时算出来是十一条,有时是十二条。当然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无论里面的故事线如何错综复杂地分叉或合并,我们总能对其中的任意一条都抱着无法熄灭的好奇与热情,个人偏好的存在是正常的,但至少我并没有对其中任意一条故事线报以无所谓的态度,因为每...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