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
175分钟
8.0

百科词条
(2019) 电影
地久天长

上 映:
2019-03-22
地 区:
中国大陆
类 型:
家庭剧情
导 演:
王小帅
简 介:
影片讲述患难与共的两个家庭因为一场有隐情的意外被迫疏远,他们在时代洪流下历尽伤痛与不安,人生起伏跌宕,最终选择面对真相,坦荡向前的故事。 年轻的刘耀军和沈英明两家人本是挚友,两家儿子沈浩和刘星在郊外嬉戏中,耀军的儿子刘星意外身亡,此事彻底改变了两家... 更多

热播榜

本片搜索结果 更多结果

猜你喜欢

预告花絮

剧照

精彩评论

一条专访王景春:别把我说得那么惨,我讨厌这种套路 2020-03-03

电影《地久天长》剧照王景春获得第69届柏林电影节影帝2月29日,第70届柏林电影节落幕了。一年之前,因为电影《地久天长》,王景春46岁时捧起银熊奖杯,后来又勇夺金鸡影帝,导演王小帅评价他:“完全不是演戏,就是生活在里面”,“是我心中普通中国人的样子”。《警察日记》剧照七年前,他就凭《警察日记》获东京影帝,是... 详情

《地久天长》之删减与增改 2020-01-28

国内公映版与海外版内容对比 王小帅执导的《地久天长》已于今年1月7日发行法国版蓝光碟,相应的流媒体服务也在iTunes上架。根据法国亚马逊商品页面信息展示,该国际版片长为185分钟,而国内公映版本时长则为175分钟,爱奇艺等视频网站上线的流媒体版本同样为175分钟。这里援引新京报记者的采访:部分网友称《地久天长》在国... 详情

《地久天长》让你想起哪些计划生育年代的细节? 2019-03-25

刘耀军让养子认错,后者叛逆出逃———这个让人树不起好感的年轻人,横冲直撞没有感恩和敬畏的假儿子,其实活出了一点刘耀军的理想。他至少可以不被一身制服或饭碗限制,可以为了尊严直接对抗“父权”,而不只是把拳头对准标语,磕破了皮肉还把苦水往肚子里咽。计划生育对于那一代人是难以忤逆的父权的洪流,其中裹挟着你最... 详情

金羊观影团||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 2019-03-24

vol.2.Mesdames et Messieurs,这里是金羊观影团第二期。上一周我们共同见证了金羊观影团的诞生,也得到了很多友邻的支持。在这里感谢所有友邻的厚爱以及再次庆祝金羊观影团开张大吉(疯狂撒花)!(第一期《过春天》链接戳这里→金羊观影团||这是部“危险”的电影,暧昧让我不舍逃离)希望大家耐心读完 定会有你意想不到... 详情

院线团 | 平民史诗,还是「致幻」电影? 2019-03-24

本条为公众号「风影电影」的日常院线评价栏目。由于豆瓣分数长短评须一致,评星与本人短评相同,与具体评分无固定关联。乘着柏林电影节载誉归来的东风,《地久天长》于一个月后登陆内地院线。在点映阶段,影片便已收获良好的口碑。虽然票房成绩暂时不如预期,影片也依然在豆瓣收获8.0的高分,在猫眼也有9.0分的良好表现。尽... 详情

记忆幽浮的空房间 2019-03-24

【观看版本为内地院线版】只是根据一个记忆点,尝试把对这部影片的感觉的变化记录下来。【本文经授权发表于公众号「宇宙尽头的电影院」。】《地久天长》开头有一个我一开始觉得极度突兀但后来却觉得颇有回味的段落。作为死去的孩子的替代品的少年星星又一次离家出走,一夜之后杳无音讯。耀君与丽云苦苦寻找未果。暴雨之后,... 详情

被强制原谅和大团圆的“地久天长” 2019-03-24

2月16日晚,王景春和咏梅共同凭借《地久天长》获得第69届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女演员奖。这两个几乎让观众记不住名字的中年演员凭借着深厚的积累和敏锐的情感共情能力,几乎完美的塑造了一对“最普通的普通夫妻”,也感动了无数的观众。这部电影讲述了刘耀军和沈英明两家人的羁绊,两家的儿子刘星(星星)和沈浩(浩浩)... 详情

A面:虚假的“日常生活”颂歌 2019-03-24

王小帅的新作《地久天长》于3月22日全国公映。2月初,电影才在柏林向世界露出真容。如此迅速安排上映,并非常态。如果不是想借助国外获奖来为电影宣传造势,国内观众断然难以在电影节甫一结束便能看到全片。影片获得的赞誉是压倒性的。不仅在柏林电影节俘获了国内外的媒体,被认为是此届金熊奖有力的争夺者——最后确实不负... 详情

SO LONG 2019-03-23

微信公众号:moviesss 首发于 MOViE木卫 星星的意外,牵扯到两个典型的中国家庭。刘家活在了悲怆痛击后的茫然,沈家活在了愧疚阴影的纠缠。造成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根源,正是王景春怒砸科室墙壁,上有计划生育的宣传告示。过去的严控一胎,如今放开二胎,未来鼓励三胎或者多胎…这一代人,整整三四五代人,依然... 详情

《地久天长》-- 关于电影,关于我们 2019-03-21

大家好,我是王小帅。《地久天长》正在全国点映,看到很多人对于影片的讨论甚至争议,我也很想加入进来,跟大家聊一聊。创作初衷:《闯入者》之后,我就有了创作《地久天长》的想法。我是60年代生的,经历了中国发展巨变的几十年,感触良多。从创作角度看,遇到这么多的起起伏伏是一件幸运的事。2015年,因为社会老龄化的问... 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