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便制
112分钟
8.2

百科词条
(1993) 电影
西便制

上 映:
1993-04-10
地 区:
韩国
类 型:
剧情
导 演:
林权泽
简 介:
Pansori(朝鲜清唱)西便制歌者俞本(金明坤 饰)带着养女松华(Oh Jung-hae 吴贞海 饰)流浪荒野山村,与一寡母坠入爱河。为避他人口舌,俞本带着爱人、松华以及爱人的儿子东浩(Kim Kyu-chul 金古初 饰)远走他乡。 颠沛流离的... 更多

热播榜

猜你喜欢

预告花絮

剧照

精彩评论

朝鲜文化里唱的“恨”到底是什么? 2020-04-04

关于歌声,电影前期中期都在展现父亲的严苛的训练松发的发声技巧。而到故事的后期,松发终于熟练了民谣的歌唱技巧后,白发苍苍父亲才把西便制的心法传授她,即:西便制的歌声要充满恨,声音要像用刀捥心一样震撼。而这种“恨”到底是什么呢?父亲的解释是:是人绵延了一生的情绪,淤积于心底永不消散的一种情绪。恨的绵延就... 详情

《悲歌一曲》——让人震撼的悲怆人生 2019-11-17

韩国百年电影展中一部特别的好片。姐弟俩从小就在养父严格的教授下,学唱潘索里。原片名《西便制》是潘索里的一种流派。初听潘索里,感觉像中国的秦腔,或者西部的原始的某种粗犷的劳动号子,少声线的变化,女声唱来也是粗犷低沉,感觉不是那么好听。电影里,潘索里是贯穿全片的魂,一段段的演唱和鼓声,随着剧情的发展,听... 详情

一点感受 2019-07-01

1.生活是恨的郁积,把恨融入和歌再去超越烦忧之声(从人性到神性)是和歌手的艺术追求。两次酣畅淋漓的和歌与太鼓演唱一次是松发和弟弟和爸爸在流浪卖唱的乡间小路上,那时还是无忧孩童纯粹地享受自然、享受音乐和爱的陪伴的年轻健全女孩,一次是年老眼盲的松发和弟弟久别重逢时彻夜演奏演唱的和解。黯淡星一样的眼神中混合... 详情

(转载) 亚洲影展竟藏着一部超级大师之作 2019-05-24

作者:依子2019年5月19日 来源:幕味儿https://mp.weixin.qq.com/s/RzQbTmrMBg43_Ryekt4JRg为纪念韩国电影诞生百年,第43届香港国际电影节与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KOFIC)携手呈献「韩国电影一百年」,在这个由《杀人回忆》《薄荷糖》《燃烧》等10部影片组成的特辑中,林权泽导演的《曼陀罗》赫然在列。 不久之前,韩国《东亚... 详情

关于这篇拖了很久的西便制 2018-10-03

''''你尽管美丽,但没有恨''''在林权泽接近巅峰时突然偏离原有轨迹的创作,可以说是划时代之作,以潘索里为主要表现对象回应反思了韩国现代化,不由自主想到了同样表现被时代遗弃的霸王别姬,他们的成功之处将大时代下的小人物描写都淋漓尽致,独特性在于面对现代化的争锋相对时表现出的那种力量和韧性。说实话当初看这个电... 详情

导演说 2018-04-07

本片导演林权泽是韩国著名导演。他1934年生于全罗南道长城郡。早年毕业于全罗南道光州崇仁高等学校,后到汉城进入电影界,师从郑昌和导演。1962年,他开始独立执导影片,迄今为止,拍片愈百部。其中许多部获国际性赞誉。如《曼陀罗》(1981)、《雾村》(1982)、《重逢是第二次分手》(1985)、《代理母亲》(1986)、《阿... 详情

少人走的路 2018-03-24

这世界上,有的人把艺术当成谋生的工具,有的人把艺术当作生活的意义。电影[西便制]中的汤凡,属于后者。他对朝鲜和歌的痴迷,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可以不计个人得失荣辱,贫苦交加,颠沛流离,却仍坚持做一名流浪艺人,艰难度日。他可以强迫一双养儿女学习和歌,忍饥挨饿也在所不惜。甚至为了让养女松花精进和歌... 详情

文化苦旅者的《悲歌一曲》 2017-06-11

《悲歌一曲》有三个主角,潘索里流浪艺人——汤凡;女儿——松华;儿子——东户。汤凡是个乐痴,彻底的“痴”,他的人生只有一个目的,追寻他心中的艺术境界并且要他的儿女也和他一样生活。三个人不同的人因为一个人的意愿而被迫过一样的生活,这是一个经典的悲剧开端桥段,分裂与对抗在所难免。剧情的发展也印证了这一点,... 详情

传统艺术在时代潮流冲击下的无奈挣扎 2017-03-22

和歌(潘索里)的最高境界是超越恨,达到“得音”,父亲为了这个境界做出各种疯狂的行为,甚至泯灭人性,最终使女儿的一生都是“悲歌一曲”。一.人物1.女主角松华 松华作为养女,性格柔弱孝顺、逆来顺受,在小时候与弟弟一起学唱时,就可预料到将来传承父亲艺术衣钵的只能是她,她在被动学习中,逐渐爱上和歌,变为自... 详情

Regime’s Mode of Operation 2017-03-07

Song-hwa in the film represents all the “othered” feminine in post-colonial period. Their existence in family seems like a fault, so they do everything to lessen the burden of their family. They are born to be pathetic. Song-hwa first appears as an orphan, then an apprentice of his father; luckily... 详情